2020年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投融资现状分析 疫情影响下融资规模创近年来新低

原标题:2020年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投融资现状分析 疫情影响下融资规模创近年来新低

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经济发展遭受巨大冲击,国内经济增速大幅放缓,资本投资热度大幅降温,在疫情与资本寒冬的双重影响下,2020年上半年,我国电商投融投资规模大幅缩减。

根据网经社发布的《2020年(上)电商投融资数据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之后,我国电商融资数量逐渐下降,2020上半年我国电子商务共发生融资事件为219起,同比下降30.03%;2018年之后,我国电商融资规模不断下降,2020年上半年,我国电商融资总金额达474.56亿元,同比下降57.7%,受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我国电商融资规模降幅为近年来最大。

根据网经社发布的《2020年(上)电商投融资数据报告》数据显示,在地区分布上,2020年上半年,发生融资事件数量最多的前三大地区分别为北京(57)、广东(47)和上海(40),浙江省的融资数量达到33起,成为仅有的4个融资数量超过10其的省份(直辖市)之一,这四大地区融资数量占总融资数量的比重达80.8%。

根据网经社发布的《2020年(上)电商投融资数据报告》数据显示,在时间分布上,2020年上半年,3月份共发生融资金额189亿元,6月份共发生融资金额113.4亿元,3月份和6月份是上半年融资金额破百亿的月份。

根据网经社发布的《2020年(上)电商投融资数据报告》数据显示。从融资数量上看,2020年上半年,生活服务电商获得融资数量共89起,占比达40.64%,其次是零售电商和产业电商,分别获得融资数量51起和47起,占比分别为23.29%和21.46%。

从融资金额上看,2020年上半年生活服务电商融资金额为250.28亿元,占融资总额的比重达52.74%,生活服务电商融资规模占比较大,主要原因是疫情期间,在线外卖等生活服务电商的用户数量和市场规模有所增加,生活服务电商的发展潜力受到资本的关注。

2020上半年产业电商事件数达47起,同比下降7.8%;融资总金额达60.17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40.1%。产业电商十大融资事件如下:

2020上半年零售电商融资事件数达51起,同比下降61.4%;融资总金额达83.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71.3%。零售电商十大融资事件如下:

2020上半年生活服务电商融资事件89起,同比下降39%;融资总金额达224.9亿元,同比下降60.3%。生活服务电商十大融资事件如下:

2020上半年物流科技融资事件数28起,同比下降17.6%;融资总金额达75.23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47.4%。物流科技十大融资事件如下:

在疫情和天气因素双重影响下空调行业承压前行

“2020年是行业尤为困难的一年,疫情和天气因素对空调内销造成了双重打击。”近日,在北京举行的2020-2021中国空调行业高峰论坛上,中国家用电器协会理事长姜风援引国家统计局数据说,上半年我国空调产量1.04亿台,同比下降16.4%;空调行业主营业务收入2949亿元,同比下降21.6%;空调行业利润总额265亿元,同比下降20.7%,这也是近8年来,空调冷年最大的市场降幅。

姜风说,一季度,受疫情所致线下活动停摆影响,叠加房地产销售、装修受阻,空调销售量额几近“腰斩”。5月,空调行业复苏回暖,特别是线下市场逐步回归正轨,助力了行业修复。不过,进入6月下旬,618产生的“虹吸”效应部分透支了后续市场,叠加今年我国出现大范围持续阴雨天气,以及长江流域洪涝影响,行业遭遇“凉夏”,客观上抑制了空调旺季消费需求。

事实上,从2019年8月新冷年开盘以来,空调内销便一直面临较大压力。国家信息中心资深产业专家蔡莹在论坛上表示,经推算2020冷年空调行业整体内销规模为5550万台,同比下滑8.36%;内销零售额1636亿元,同比下滑19.76%;行业量额双降,销售额同比降幅更明显。他认为,除了疫情和天气因素外,空调新能效标准发布导致的产品结构调整客观上加剧了行业的价格战。

今年7月1日,被媒体称作“史上最严空调能效标准”正式实施,旧能效产品面临清库存压力。对此,姜风认为,短期内旧产品出清,新产品升级改造,为企业端带来了不小的挑战;但从长远看,新能标有利于行业技术升级和产品品质提升,尤其有利于变频空调发展,利好行业未来。

压力之下,空调行业转型与变革明显加速。以渠道端为例,2020上半年空调线%,首度超越线下出货量。受线下停摆、无法聚集影响,企业开发出多元的线上营销手段,如微信营销、线上发布会、线上直播卖货等,线上正在成为家电企业展示品牌、发布新品、终端促销的新战场。

京东家电空调采销部营销运营总监杨晓航分享的数据印证了这种改变:2020上半年,京东空调销售额实现240亿元,逆势增长10%;2020冷年,京东渠道的空调出货额已占到整个中国空调内销市场出货额的28%,而2019冷年这一数据为18%。杨晓航认为,社交电商、直播购物渐成消费新习惯,如何顺应并利用这种变化探索新出货通路,值得思考。

在空调内销遭遇“极度深寒”的时刻,行业出口数据却表现亮眼。海关统计数据显示,1-6月我国空调出口量为3985万台,同比增长9.7%;其中对欧盟出口量同比增长48.8%,东盟出口量增长39.6%,西亚出口增长17.5%,印度出口增长24.3%。空调出口的增长,得益于中国成为全球最早实现复工复产、全产业链恢复正常的国家,在疫情特殊时期,为稳定全球消费者空调及家电需求作出了重要贡献。而出口的增长,也对稳定我国空调企业生产线排产,减少内销对制造端的影响形成了较好的对冲。

随着社会生活生产步入正轨,空调产品品质升级替代防疫抗疫重回企业关注重心。奥维云网白电事业部总经理赵梅梅表示,6-7月新能效空调开始集中上市;7月,线上、线下全渠道新一级能效产品的销售量、额占比分别提升至8.7%、10.6%。同时,鉴于新能标产品价格普遍高于其他产品,有助于产品均价修复,帮助行业结束旷日持久的价格战。现在,新能标对变频空调的促进作用已显现。京东后台数据也显示,从6月到8月,新一级能效空调的销售占比已从8%提高到22%,表明消费者对新标产品较为认可。

立足于健康、新风、舒适等利益点的升级型品质空调也受到消费热捧。疫情强化了居民对健康概念的理解,今年1-7月具有自清洁、高温除菌、易拆洗等利益诉求点的产品占比逐月攀升;尽管价格较高,消费者仍愿买单。过去半年,“新一级能效”、“爆品柜机”、“舒适空调”、“除菌空调”、“新风空调”、“24期免息”等关键词,是消费者在京东尤为热衷的空调相关搜索项。

与会人士一致认为,2020冷年是“极特殊”的一个财务年,但它不会改变我国空调产销基本盘和品质升级的大趋势;即使在如此特殊的环境下,内销空调零售市场5000万台以上的基本规模得以保持,也反映出我国内需市场的韧性。

2020年疫情影响下中国留美学生现状调查

根据教育部的统计,2018年中国有60多万中国学生出国留学,其中很大一部分选择去美国留学。而年初的一场疫情,也让数以万计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凤凰网教育发起2020年疫情影响下中国留美学生现状调查问卷,以期了解留美学生所面临的困难,呼吁各方关注并共同寻找解决方案。以下是问卷内容,匿名填写,我们承诺对隐私信息保密。

4.“2020年已经进行/完成的课程,您或者您的孩子主要是通过以下哪种途径完成的?在线票

这就是留学生真实记录讲述了英国疫情现状不料戴口罩被歧视

二货主人教哈士奇学狼叫了,不料被土狗彻底的带沟里了,翻车现场线年来第一次见这么嚣张的二哈,还当着主人面撕裤子,男子都崩溃了

尼泊尔是贫穷的国家之一,看看首都50元能住什么酒店?这在中国根本不可能

走进日本的普通人家,看看房子都长啥样,实拍500万人民币的日本的一户建

然而日本的电器那么不便宜?实拍在日本电器店采购的夏普冰箱26万日元,揪心了

日本疫情进入了紧急状态第一天,也准备在超市囤货,2000软妹币还能买啥

然而日本人的一个月工资是多少?来听听在日本工作的人是怎么说的,说多了就扎心了

然而为何日本人长寿世界第一?来看看77岁日本老人每天吃什么,我们就知道了

还原全过程:本轮疫情中1岁多的最小患者如何被感染?

在7月10日举行的第146场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了本次新发地疫情中年龄最小患者的情况:女,1岁7个月,平日与父母和祖母同住,主要由其父亲照顾。患儿母亲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父亲曾带她到新发地给母亲送饭,其间未佩戴口罩。6月15日患儿出现轻微腹泻等症状,自服药物治疗,未报告,未及时就医。6月20日起患儿、其父母和祖母四人先后确诊。

上述病例是本次新发地疫情发生以来29起聚集性疫情的典型案例之一。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前往北京市丰台区疾控中心,采访了负责这起家庭聚集性疫情调查工作的“90后”流行病学调查员刘园,还原了这名最小患者及其家人的流行病学调查过程。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次流调过程中,北京疾控人在短短5个小时内便摸清了感染路径、完成流调,并迅速锁定密切接触者。

“果果(化名),年龄1岁,性别女,病例分类:确诊病例,诊断时间:2020年6月20日20点”6月20日晚9点半,丰台区疾控中心大楼灯火通明,从消毒科借调到现场组的刘园正在值夜班。尽管当天已经连续奋战了14个小时,这条来自综合协调组下派的流调“单子”,还是瞬间让刘园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又来病例了!”刘园仔细浏览着患者的信息,“才1岁7个月啊,这么小就被感染了,特别心疼她。不过幸亏发现及时,越早发现治疗效果也会越好。” 流行病学调查是一场与病毒的赛跑,刻不容缓。刘园深知,越早调查患者的感染路径和接触人群,越有利于疫情的控制,因此她立即拿起了手边的电话。

按照惯例,拿到患者信息后流调员一般会直接给患者本人打电话,或者到现场与患者面对面做流调,摸清其发病前14天的行动轨迹。可这么小的孩子还不会说话,更没有叙述能力,于是刘园决定将患者信息表上孩子的父亲张先生(化名)作为突破口,准备把孩子的发病时间、症状、行动轨迹、家庭情况等信息全部问个“底儿朝天”。

接到电话时,张先生和果果正在从就诊医院转往地坛医院的120救护车上。交谈中,刘园得知张先生是位全职爸爸,平日里负责照顾孩子。果果的妈妈刘女士(化名)在新发地市场牛羊肉综合大楼地下一层经营一家厨具店。除了爸爸妈妈,与果果同住的还有奶奶王女士(化名)。

“孩子在6月15日曾有过轻微腹泻,给孩子吃了点药缓解了。到了17日下午3点左右,孩子发烧了,一测体温发现是38.6℃。”电话那头,张先生回忆着。

听到“发热”这个词,刘园立刻警觉起来:这个信息很关键!如果将患儿17日发热判为首发症状,密接者的判定需要据此时间点往前推4天。幸运的是,疫情发生后, 6月12日新发地市场牛羊肉综合大楼就已经被管控。张先生一家四口所在的小区因靠近新发地市场,在6月13日实行封控管理,果果一家4口作为重点人群被居家隔离,6月15日又被转运至丰台区某集中隔离点进行集中隔离观察。因此,在果果发病前4天,她的密切接触者只有同住的爸爸、妈妈和奶奶。

对于果果发病前14天的行动轨迹,张先生又还原了一些基础信息:每天中午他都要去新发地给妻子送饭。因为孩子的奶奶也在外上班,家里没人看孩子,每次送饭时便推着婴儿车带着果果一同前往新发地市场,每日中午吃饭期间停留大约1小时。直到6月11日即新发地市场牛羊肉综合大楼被管控的前一天,他们还一起去给果果妈妈送过饭。

“孩子在新发地的时候有没有戴口罩?”刘园继续问。张先生回答:“孩子年纪小,总是把口罩扯掉。”

孩子到底是如何被感染的呢?当刘园准备继续询问孩子在发病前14天有没有去过其他地方时,果果不安地哭闹起来,张先生要哄孩子,调查工作被迫中止。机智的刘园从张先生处要到了正在集中隔离的果果妈妈刘女士的电话,并拨了过去。通过初步了解,刘园直觉孩子很有可能是从新发地感染的。于是,她又详细询问起刘女士的店铺及周围情况。

经过交流刘园发现,刘女士从15日开始被集中隔离,此前其活动轨迹也比较简单,基本上是家里和新发地市场两点一线。不过刘女士在新发地做生意,刘园推测她跟周围商铺的人比较熟络,串门、聊天应该是常有的事儿。孩子的病毒有没有可能是从其他被确诊的摊主身上传过来的呢?

带着这个疑问,刘园继续发问:“您会带着孩子去隔壁或附近的摊位串门吗?”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刘园进一步追问:“您隔壁摊位是卖什么的?” “卖调料的。”这几个字瞬间引起刘园的高度警觉,因为就在几天前,她写过一份新发地疫点分析材料,除了重点关注的海鲜水产档口、牛羊肉档口之外,调料区也出现过确诊病例。

职业敏感性让刘园继续追问:“您知道这个档口有人确诊吗?”“是的。”从刘女士口中得到了这位确诊的调料摊摊主姓名后,刘园立即在工作群里询问,事实验证了她的猜想这名摊主在6月13日被确诊。

在流调过程中,有很多情况对方往往不会主动告知,需要流调员加以引导和提问。刘园继续刨根问底:“您还知道周围有别人被确诊吗?”这次,刘女士又透露了一个关键信息:她店里的一名雇员在6月17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经过一番排查,刘园发现刘女士密切接触的两人均为确诊病例,再加上新发地市场牛羊肉综合大楼地下一层有不少环境样本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刘园断定果果就是在新发地染上了新冠病毒。

虽然摸清了感染路径,但针对这起病例的调查并未结束。此时已接近午夜时分,刘园又拨通了果果奶奶王女士的电话,询问其身体状况、近期行程、有无新发地接触史等信息。交谈中刘园得知,果果奶奶在6月12日曾经出现胃部不适,发热37.5℃,但她没当回事儿直接吃了感冒药,身体好转后便没有就医。

“有些患者认为自己年富力强,前期出现了轻微的症状没有当回事儿,以为扛一下就过去了。”在本轮疫情处置中,类似的情况刘园遇到过好几例,因此果果奶奶透露的这个细节又让她的心悬到了嗓子眼儿:“果果的爸爸妈妈会不会也有过症状却被忽略了?”

进行完果果奶奶的流调,刘园和同事们又分别给张先生和刘女士去电,果然发现刘女士曾经在6月12日出现过头痛症状,体温36.9℃,13日有痰并伴有咽痛症状。跟果果奶奶一样,当时刘女士也没把这些症状放在心上,自行服药缓解。

由于果果前14天的行动轨迹还没有调查完,刘园又继续给张先生打电话。挂了上一个电话紧接着打下一个,信息不全的继续补充完整刘园已记不清自己一晚上打了多少个电线点,她的手机一直处于忙碌状态。一边询问一边记录,手边的A4纸空白处越来越少,最后一数足足记满了6页。

调查完毕,刘园迅速开始撰写流调报告。病例情况、患者行程、密接情况、感染来源分析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努力,近3000字的流调报告终于成型。到6月21日凌晨两点半报告上交,完成这起家庭聚集性病例的调查,刘园和同事们仅用了5个小时。

21日凌晨3点,刘园拉开了办公室工位下方的单人床,凑合着睡了4个小时。因为心里装着事儿,她一直没睡踏实。早上7点,刘园拨通了果果奶奶和妈妈所在集中隔离点负责人的电话:“有个小孩昨天被确诊,孩子的母亲和奶奶都是密接,两人在6月12日曾出现症状,无法排除新冠可能,对隔离点可能是个很大的隐患,建议立刻将二人送到丰台区中西医结合医院排查。”

刘园的这个重要建议迅速被集中隔离点采纳。当天隔离点给二人做了核酸检测,初步结果显示为可疑阳性,第二天便转运到医院就诊,24日婆媳二人同时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

因为果果太小,爸爸张先生作为密接者,与孩子一同待在地坛医院的隔离病房,负责照顾孩子的日常起居。担心张先生的安全,刘园每天都要跟他通电话,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跟孩子接触一定要佩戴好N95口罩,要做好手卫生,吃饭喝水的时候要找个离孩子远一点的位置”

“身体有任何异常都要如实告诉我。”刘园每次通线日,张先生自述察觉到自己的嗅觉在慢慢减退。刘园知道此前有病例曾出现嗅觉减退的非典型症状,立刻建议张先生赶紧联系医院的医生安排做核酸检测。果然,张先生的检测结果为阳性,在26日被地坛医院判定为无症状感染者。

当这一家四口都得到了妥善的治疗时,刘园悬着的心才算放下。6月30日在电视新闻报道中看到这一家人病情平稳时,刘园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刘园,女,1990年生。2018年从中国疾控中心研究生毕业后,一直就职于北京市丰台区疾控中心。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她一直在参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今年1月20日起,丰台区疾控中心全员停休,刘园果断退掉了第二天回老家过年的车票。本次新发地市场疫情袭来,刘园被分配在现场组,负责流行病学调查、消毒、样本采集、指导复工复产疫情防控等工作。截至目前,她已经在岗位上连续坚守了半年。

北青报:这次调查用时很短,显示了北京疾控人的效率,您认为得益于哪些因素?

刘园: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前期工作的铺垫。比如之前我写了那份新发地疫点分析材料,对新发地相关疫点的情况胸有成竹。因此果果妈妈一说去过调料摊,我就意识到这里可能有确诊病例,并可能与孩子发生联系。

对流调员来说,掌握疫情的全局很重要,但了解其中的细节更加必不可少,如此方能保持对疫情关键信息的高度敏感性。另外,也多亏北京对新发地疫情迅速响应和及时处置,在第一时间锁定和管控了相关重点人群,减少其活动范围,使我们的调查工作更加高效。

刘园:有的小患者年龄太小不会说话,没办法用语言表达,也有的患者可能病情比较危重,无法与本人沟通获得有效信息,这时候就需要旁敲侧击,从其周围的人群入手,比如监护人,或者是子女、老伴等,去全方位摸排获取信息。虽然这会导致工作量增加,但作为从事这项工作的疾控人来说,快速准确摸清感染路径、锁定密接范围是第一位的。

刘园:疫情还没有结束,一定要佩戴好口罩。做好个人防护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家人负责。家中有老人、孩子的人员,疫情防控期间外出时要戴好口罩、不聚集,外出回家后要先洗手、更衣,再接触家人,不将病毒带回家。也不要带老人、孩子到农贸市场等人员密集、通风不良、卫生条件较差的场所。另外,要随时关注自身健康状况,一旦身体出现任何不适,千万不可大意,一定要早报告、早诊治,做好隔离和防护,切忌带病照顾家人,避免疫情在家庭中传播。

刘园:从新发地疫情发生以来,我就被分配在了现场组,跟其他组员一起工作,负责流行病学调查、病家消毒、咽拭子采集、指导复工复产疫情防控等多项内容,哪里需要人手,我就去哪里。这次疫情相对上次来说,因为丰台处于疫情的中心,工作量猛增,我们的工作压力也挺大的。因为任务紧急,大家常常要通宵工作,希望疫情能早日结束,无论如何我们一定会坚守到最后。

专家研讨疫情下农民工就业状况

真实客观地了解农民工群体的就业现状,了解疫情对今年农民工就业的冲击,才能更科学地贯彻实施中央提出的“六稳”、“六保”的要求。6月30日下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主办的“疫情下的农民工就业状况与促进论坛”通过在线方式举办。论坛邀请了相关政府部门、专家学者、业界和农民工代表共同研讨,结合调研的最新数据以及对农民工就业问题的长期观察,提出农民工就业的促进策略,对疫情后就业保障和产业复苏提供了积极的参考。

农民工就业是疫情当前迫切要解决的就业问题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王春光从历史角度分析了农民工就业的发展变化,农民工进城就业面临的结构性就业问题,以及疫情下农民工外出就业面临的挑战。

2019年底,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课题组在长三角地区进行农民工生活状况的调研,依托新市民就业服务平台完成了《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今年疫情期间又对农民工的生活状况和复工情况进行了持续跟踪调查。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社会心理室主任王俊秀研究员在此次论坛上发布了调研的初步结果。调查发现,工价在疫情期间出现了较大的波动,虽然换工频繁、参与社会保障积极性不高,生活压力大是青年农民工的普遍生存状态,但疫情增加了农民工稳定工作的意愿。对农民工群体来说,从稳就业到保就业,是解决农民工短工化、真正实现城市融入的首要问题。

国家卫生健康委流动人口中心刘金伟处长基于疫情期间流动人口动态监测数据,提出要加强重点地区、重点行业的帮扶力度,避免连锁效应;加强入职前培训、加快农民工市民化的进程,增加农民工就业的稳定性。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陆铭分析了疫情对农民工及各行业的冲击,坚信农民工市民化对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基于中国未来经济分布、人口空间分布等预测,从户籍制度改革、公共资源配置、宅基地盘活转化、建设用地的总量配置等方面,为农民工新市民化提供了系统性建议。

复旦大学教授褚荣伟主张真正回到农民工自身,深入分析农民工融入城市的被动性和主动性,以及职业规划、工作选择、失业再就业等问题。要构建农民工个体的心理资本和人力资本,让他们对未来保有期望和渴望,最终实现其福祉。

新市民研究院执行院长奚军以“新市民—金字塔底层的商业真相”为题,分析了新市民阶层的特点以及新市民经济的产业逻辑,并介绍了如何以找工作为入口,从社交、买房、买车、子女教育、医疗服务等商业手段,真正促进农民工新市民化。

嘉宾主题发言后,论坛还进行了产、学、研、商的圆桌讨论。在北京大学公共管理中心秘书长王丰斌的主持下,论坛特别邀请了农民工代表杨超、新市民职介服务平台——我的打工网总裁办主任李聪、服务了近万名农民工的职介经纪人甘姐、以及新市民幼托机构——爱乐分创始人程冰原等,针对农民工就业和城市融入问题进行讨论,同时回答了网友的问题。(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温源)

近年来,在政府的引导和帮助下,吴天成一家发展起水蜜桃和家禽养殖产业,年收入约8万元,生活条件逐步改善。近年来,在政府的引导和帮助下,吴天成一家发展起水蜜桃和家禽养殖产业,年收入约8万元,生活条件逐步改善。

7月1日,游客在比利时布鲁日乘船游览。据当地旅游业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到布鲁日的游客大多是“一日游”,且来自欧盟和申根区国家之外的游客很少。据当地旅游业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到布鲁日的游客大多是“一日游”,且来自欧盟和申根区国家之外的游客很少。

时下,黑龙江省各处湿地水草丰美,绿意醉人,湿地与城市和谐共生。新华社记者王建威摄这是7月1日拍摄的哈尔滨文化中心湿地公园(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王建威摄7月1日,市民在哈尔滨文化中心湿地公园游玩(无人机照片)。

这是7月1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拍摄的拉菲克·哈里里国际机场航站楼外景。黎巴嫩1日重新开放受疫情影响关闭的拉菲克·哈里里国际机场,但每天入境旅客量限制在2000人次左右。黎巴嫩1日重新开放受疫情影响关闭的拉菲克·哈里里国际机场,但每天入境旅客量限制在2000人次左右。

7月1日拍摄的贵州省绥阳县风华镇乡村风光(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楹 摄7月1日拍摄的贵州省绥阳县风华镇乡村风光(无人机照片)。

7月1日,在扩增实验室内,实验人员将核酸反应板放入PCR仪中做荧光反应检测。新华社记者 彭子洋 摄7月1日,在提取实验室内,实验人员将样本板放入自动提取仪后核对样本板和试剂板位置。

7月1日,在马耳他国际机场,旅客走下飞机。马耳他国际机场于7月1日重新开放。马耳他国际机场于7月1日重新开放。7月1日,在马耳他国际机场,佩戴防护装备的安保人员与旅客交流。新华社发(乔纳森·博尔格摄)

这是7月1日拍摄的黄河小浪底洪水调度运用、水库泄洪的场景(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朱祥 摄这是7月1日拍摄的黄河小浪底洪水调度运用、水库泄洪的场景(无人机照片)。

7月1日,在呼和浩特东火车站,铁路工作人员在D2798次“和谐号”动车组列车旁合影留念。自7月1日起,内蒙古呼和浩特与山西太原间首次开行动车组列车,动车组列车每日开行2对,两地间客运铁路运行时间由过去的近10小时缩短至最快5小时以内。

7月1日,科威特首都省的政府部门一名工作人员戴着防护装备工作。科威特从6月30日起进入复工复产第二阶段,政府部门和私营部门部分恢复工作,重新开放公园、银行、零售店等,商场每天上午10时至下午6时恢复营业。 新华社发(阿萨德摄)7月1日,科威特首都省的政府部门内的座椅只允许间隔就坐。

这是6月30日在苏丹喀土穆中国驻苏丹大使馆拍摄的中苏抗疫合作与中苏关系视频研讨会现场。中国驻苏丹大使馆和扬州大学苏丹研究中心6月30日共同举办“中苏抗疫合作与中苏关系视频研讨会”。

受新发地疫情影响多地三文鱼紧急下架 三文鱼产业现状及发展前景如何?(图)

讯:近日,北京新发地三文鱼案板发现新冠病毒,将三文鱼推上风口浪尖,一时间,三文鱼成为了这次北京疫情出现反复的“焦点”,大家纷纷猜测新冠病毒是由三文鱼传播而来。疫情发生后,北京主要商超企业超市发、物美、家乐福、世纪联华、沃尔玛都已下架全部三文鱼。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表示,相关部门抽检时从该市场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新冠病毒。三文鱼沾染病毒的可能性很大,但也不是绝对的。目前也不能排除一种可能,即通过液体、空气、手接触等方式将病毒附着在三文鱼表面,最终遗留在案板上。

受北京新发地三文鱼案板发现新冠病毒的影响,目前已有武汉、广州、西安、济南、哈尔滨、云南省等多地对三文鱼及海鲜市场进行检测或下架三文鱼,多地三文鱼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此外,也有地区提倡停售三文鱼产品。吉林省饭店餐饮烹饪协会、吉林省饮食文化研究会15日发文称,建议并提倡对三文鱼及三文鱼相关产品采取停售措施;建议和提倡餐饮企业对储备的三文鱼及三文鱼相关产品采取自行隔离封存的办法,待官方权威性调查结果明确后再行处置。

据悉,三文鱼作为一种低等非哺乳类生物,不具有将病毒传染给人类的能力。但在储藏、运输、销售等过程中,可能因周围环境存在被病毒污染的风险。那么,目前三文鱼产业发展如何呢?

据三文鱼生产商美威(Mowi)发布的《三文鱼养殖产业手册2020》(Salmon Farming Industry Handbook 2020),2019年全球养殖三文鱼(包括虹鳟)供应量超过254万吨(GWT),野生捕捞三文鱼产量约占养殖产量的三分之一,养殖大西洋鲑全球产量约230万吨,美威产量为43.6万吨,占全球产量19%。

报告指出,目前三文鱼养殖业已经达到生物生产水平上限,未来增长将不再由行业和监管机构来驱动,养殖技术进步、药品研发、改进行业法规与企业合作将成为新的增长引擎。美威预计,2019-2023年三文鱼产量年增长率将下降至3%。

数据局显示:2019年挪威三文鱼平均养殖成本为EUR 4.01/kg(2018年成本为EUR 4.00/kg),饲料成本占40%以上,全球三文鱼饲料产量约440万吨。近十年,挪威三文鱼饲料使用的海洋原料比例逐年下降,2019年美威三文鱼饲料中鱼油和鱼粉的用量分别为13%、11%,相当于每养殖1公斤三文鱼消耗0.66公斤野生鱼类。

在市场方面,欧洲和美国仍是最大的三文鱼消费市场,新兴市场增长速度远高于传统市场,过去十年人均三文鱼消费量增加了7%。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实录 疫情中实现史上最快增长他们发现了什么?

受突发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公司业绩下降明显。据公开数据统计,截至4月29日,A股共有3092家上市公司发布一季报,整体收入同比下降7.3%,净利润同比下降19.02%。

而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之下,天津上市企业——瑞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却逆流而上,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54亿元,同比增长47.66%,净利润0.73亿元,同比增长68.92%。难道是瑞普生物发现了经济增长的“新大陆”?他们逆流而上的制胜法宝到底是什么?

因为新型冠状肺炎病毒的突然出现,庚子鼠年的春节成了中国人最黯淡的一个春节,全国上下人心惶惶。虽然已经时隔三个多月,但瑞普生物副总裁刘爱玲回想起那个时刻仍感到惊心动魄:“武汉封城,我们湖北子公司的生产也停了,各地物流也停了,原辅料购买、产品发货受阻。虽然刚过春节,大家心情都特别沉重,大家都在想,我们该怎么办?”

瑞普生物是我国畜牧兽医科技创新领军企业、中国A股市场上一家专注于兽药领域的上市公司,旗下拥有9大GMP生产基地,拥有原料药、口服液、消毒剂、注射剂等60条大型生产线。

大年初三,瑞普生物集团董事长李守军亲自牵头建了一个290人的微信大群,邀请瑞普高管、中层以及研发、销售等各部门中高层入群,群名叫做“共克时艰”。“大家都是忧心忡忡的,董事长李守军在群里首先部署公司、员工如何防控本次疫病;再有和大家讨论我们企业能够为国家做些什么。他说我们企业多年积累了防控动物疫病的能力与经验,可以运用到对新冠肺炎的全面防控中。作为疫病防控类的企业,我们也有这个义务冲到前面做前沿研究,我们公司成立20年来研发的77个新兽药,有没有可以用在新冠病毒上的?”刘爱玲说李守军这番线%以上的疾病都是人蓄共患,人药兽药都是防病治病,有的动物饲养是以食用为目的,所以兽药的研发与生产更加复杂而严格。针对此次新型疫病,国家卫健委公布含氯消毒剂是新型冠状病毒有效消毒制剂,但是市场上最普遍使用的消毒产品就是84消毒剂和酒精,当时特别紧缺,哪哪都断货,但是我们有一款含氯消毒剂,我们就商量着能不能在此基础上把我们的产品转为人用。”

然而,短期内将一个兽用消毒剂转为人用消毒剂谈何容易?大年初五,瑞普科研团队在疫情最紧张的时候紧急返岗,迅速成立了15人的攻坚小组,开始研发人用消毒剂。攻坚小组发现公司以前的含氯消毒产品对动物常见细菌、病毒消毒效果好,但对冠状病毒以及人类常见细菌和病毒的消毒效果还有待提升。于是他们对于人用消毒液评价的常见细菌和病毒展开试验研究,并对80多种不同类型的消毒剂进行筛选,选取其中有效成分进行提炼,最终优化开发出一种主要成分为过硫酸氢钾的固体消毒剂——瑞普力盾。瑞普生物药物评价中心孟小宾拿到产品自豪地说:“实验表明千分之一的瑞普力盾水溶液5分钟就可以杀灭大肠杆菌、金黄葡萄球菌等400多种细菌及芽孢和100多种线分钟才能杀灭病毒。而且它是固体产品,易运输、易储藏、有效期长,采用缓释机制,有效时间可以持续9天以上。”

新型消毒剂研发出来,可生产又是大问题。大年初七,瑞普采购原材料时发现,原辅料供应商都没有复工。生产这种消毒剂需要十多种原辅料,缺一不可。瑞普生物副总裁刘爱玲说,为了采购原材料,瑞普又紧急成立两个特别小组,开启了扫货模式:“一个是采购组,他们从原有供应商中进行筛选,每类原辅料对应3家企业,把这些供应商的所有库存都拿来,同时开发新的供应商,另外我们怕新的供应商产品质量不符合标准,就又成立质检小组,把所有新供应商提供的原辅料都检测一遍,确保符合质量要求。”就这样,瑞普联系了几十家生产原辅料的供应商,两周时间才凑齐了能满足持续生产的原辅料。

生产人用消毒剂,还必须要有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2月7日瑞普在网上提报申请资料,2月10日就批准通过。“这可真是特事特办,政府帮我们一起准备材料,如果以前,光准备材料就得两周,这两天时间,证都下来了。”

瑞普力盾消毒产品一经推出,立刻供不应求。据统计,新产品一个月销量就翻了10倍,带动集团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54亿元,同比增长47.66%。

“你说人用消毒剂算不算我们发现的新大陆?算也不算。瑞普力盾的确扩充了我们的产品线,但是更重要的是,促进了我们这种兽药企业触网上线,开始了我们的线上销售、网上营销。”对于记者问瑞普是不是发现了“新大陆”,瑞普生物市场发展中心总监李丽这样回答。

作为兽药企业,瑞普以往都是采用经销商代理的销售方式。开始尝试网上销售,也要从瑞普力盾消毒剂说起。

疫情期间,消毒剂是刚需。得知瑞普研发生产出人用消毒剂,养殖户们特别高兴,都追着销售要。不得已,瑞普建了6个群,在群内接龙卖消毒剂,一接龙动不动就要几百瓶,“群主”们很紧张,生怕漏了谁。微信群销售虽然直接,但是效率低,又繁琐,效果并不理想。瑞普生物市场发展中心总监李丽说,“我们每个群配四个人,一个业务、一个销售、一个技术、一个订单,可还是手忙脚乱,我说这样不行。于是,就打算依托我们的公众号,做一个小程序商城,这样一下子就提高了效率。”正月初六,瑞普开始着手搭建框架,初九微信小程序就上线了。“小程序商城辐射到18个城市,客单价200元,销量并不多,但是宣传效果很好,省了广告费用,可以说是一种新的营销模式。”

与此同时,国内疫情持续蔓延,很多村镇都封了,这也让瑞普原有的销售网络受到影响,“我们的终端客户是养殖场养殖户,都在村里,那会儿各地封村锁路,销售人员干着急进不去。客户也着急,因为我们的产品是兽药,这个有特殊性,疫苗、药物都不能停。疫情初期我们作了一个调研,对疫情做了一个预判,认为疫情不会短期结束。客户有这个需要,我们就得拿出个解决方案。”李丽说。

瑞普力盾消毒液在小程序上的热销启发了李丽:对呀!开网店。3月初,瑞普开始酝酿在网上开店。4月24日,京东店上线,目前,淘宝企业店也正在装修。瑞普将适合销售的安立消、扶倍宁等13种宠物用品以及力盾等消毒剂产品在网上商城售卖。不同于微信小程序只能依托朋友圈宣传销售,京东、淘宝等大型电商本身就具备平台影响力,在这些平台上开店,对于瑞普是个销售方式的迭代。李丽说,“所谓线上销售,不是开个网店就是线上销售了,而是要把营销的思路和工作的方式都转变到线上来。”瑞普把田间地头的“明白纸”开成网课,教授客户动物疫病防疫知识的同时,为网店引流。“我们开设了两种课程,一是微信多群同频直播课程,为养殖散户讲课。我们原有的经销商建了很多用户群,每个经销商都有十几个群,采用这种技术,一个讲师可以给多个群同时讲课,讲了不下50次,每次覆盖15个群以上,覆盖客户近20万。讲《面对新冠疫情如何消杀》、《非洲猪瘟疫情如何彻底消毒》、《如何防治猪腹泻》等等。同时,在公号平台上讲课,这是面对大养殖集团的兽医总监的,请大专家讲一些动物疫病的机理,这些课程精准推送给200个集团,每节课5000多人收看。通过这些课程,增强了我们客户的网络粘性,为小程序商城和网店引流。”

“传统的药企在销售上有很多限制,再加上我们的客户都是农场主,网上购物经验少。所以我们以前没有试水网上销售。疫情催生了产业的再升级,线上销售必然越来越重要,我们作为兽药的领军企业,一定要跟上这个趋势。”李丽说。

新冠疫情肆虐,养殖户们除了面对新冠疫情的影响,还要防范动物其他疫病发生。宁夏一家大型家禽养殖企业,因为疫情影响员工不能及时到岗,人手缺乏导致鸡群出现疫病,这可急坏了企业。为此,瑞普成立专家组,针对鸡疫病的具体情况提出专门的解决方案。瑞普营销中心运营管理部总监李志华回忆说:“大年初五,我们就得把药送过去,可是物流企业还都停工呢,东西到不了宁夏。我们就把所有物流企业都挨个列出来、挨个联系,不停地打电话,开视频会议,一直到初六晚上顺丰公司深圳高层回复,他们可以紧急开通线路,保证运输。当时我们也特别高兴。因为只要药能及时到,鸡的疫病就可以得到控制了,再有他们也是种鸡企业,如果他们的鸡有什么问题,下游的养殖户都会受到影响。运输途中,我们平均4个小时就安排跟踪一次在途信息,只要顺丰网站物流信息和货物在途状态未变更,我们就赶紧拨打人工,终于,初八晚上,药物运到客户的手里。”瑞普的及时发货,得到了客户的信任,这家企业把瑞普其他产品也列入了采购清单。

瑞普营销中心运营管理部总监李志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疫情期间,物流成本提高2-3倍,要是疫情严重地区,就是5-6倍,采购成本也提高30%以上,这个时候,我们要是按照原来的售价,我们基本是赔的。但是养殖企业更困难,他们的产品很多都运不出去。如果我们断供,一旦引起疫情,那对他们来说损失惨重。疫情之中,我们要共度难关,所以我们给养殖户写信,第一我们产品价格不变,第二不论多么艰难,一定保证供应。正月初四开始,我们就请京东、顺丰守在我们集团,有货就快点运出去,同时还把养殖户付尾款的时间延长了。看着我们是少赚了,甚至是赔了,但其实疫情期间我们的销售额不仅没有下滑,反而同比增长47.66%,净利润0.73亿元,同比增长68.92%。而且和客户的不断沟通和反馈中,还增强了与客户的粘性。”

一季度,瑞普生物实现营收4.54亿元,同比增长47.66%,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68.92%。在新冠疫情影响下,瑞普生物却实现销售、利润逆流而上,这其中并不是真的发现了什么“新大陆”,恰恰是公司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的“无心插柳”,和客户共渡难关的“傻实在”,以及始终坚持的科技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