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一线党员风采】因为他我们的生活都明亮了 ——记新疆麦盖提县库木库萨尔乡托万哈迪勒克村党支部…

当初站在老乡家的院子里苦口婆心劝他们给棉花施肥,他们就是不肯,嫌费钱。吵吵闹闹几天没个结果,村民大会上,黄英杰一拍桌子替他们决定:“今年化肥我来买,效果好,你们把化肥钱给我,效果不好,钱我就不要了!”

村民们这才放心大胆地在棉花地里施起了肥。当年全村棉花亩产由原来的200公斤增加到260公斤,如今已经达到400公斤,成为村里的重要经济收入。

看着村民的口袋越来越鼓囊囊,新疆麦盖提县库木库萨尔乡支部书记黄英杰乐得合不拢嘴……

30年前,黄英杰从四川老家来到托万哈迪勒克村,那时候,他一穷二白、一无所有。

刚来,有时候困窘到揭不开锅,老乡们经常给他送米送面,还腾出来两间空房给他住,黄英杰这才立住了脚。村里又想尽办法,让他承包了80亩地,还同意等他挣上钱再支付承包费。

虽然有了地,可黄英杰没钱买种子和农具,急得在家里团团转,嘴上的泡落了一个又起了一个,走东家窜西家到处借钱。老乡买买提吾守尔知道他的户口不在托村贷不了款后,便悄悄去银行用自己的名字贷了1600元,给他当启动资金。

拿到钱的那个晚上,黄英杰久久不能入睡,买买提家里也很穷,住的还是土坯房,可还想着帮助自己。当时他就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报答老乡们的恩情,带着大家一起脱贫致富!”

揣着这样的心愿,黄英杰干劲十足地在荒地上种起了棉花。他起早贪黑地泡在地里,又买来相关的书籍刻苦钻研,很快便掌握了种植棉花的技术,成了当地植棉高手,有了稳定收入。

黄英杰的生活越来越好了,但乡亲们贫困的生活却让他时时记挂在怀。有天中午他在地里给棉花除虫,听见有人在唉声叹气,“等机子来,又得十天半个月,这化肥都烂地里了,还有啥用啊。”

老乡的话让黄英杰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掉头就去银行把准备盖房子的几万块钱全取了出来,还不够,又跟亲戚东拼西凑了一部分,带头买了拖拉机。

一到农忙,谁家有需要,他就开着机器去帮忙,从来都不主动要工钱和油费,家庭困难的更是一分不收。

2008年,作为村里的致富带头人,黄英杰被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从此,他更是全身心扑在如何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上。

村里水利落后,灌溉用水严重不足。水是庄稼油,按时灌溉保丰收,没水可怎么办?

他三天两头蹲在地头里,拍照片收集材料,还专门跑到邻村取经,有时候一去就是一整天,包里背着几个馕,饿了就坐在田头啃两口。靠着这些材料和图片,最终争取到了乡政府9万元的资金支持,建成了水渠,解决了浇水难的窘境。

“没有路,农产品就卖不出去,生产资料也运不进来,路必须修!”黄英杰在村民大会上带头拿出5000元倡议全村人修路。有了他的带动,村民也自发捐款,很快筹到资金。拿到钱,他立刻带着村里的壮劳力运沙子、垫石头……仅仅5天便筑起了2公里长的路基。第二年,村里的柏油路修通了。

原来的路坑坑洼洼,几百米的距离半天也出不去,如今,不要十分钟便能到村口,村里的棉花、蔬菜、牛羊等都通过这条路送了出去。昔日的泥泞路,现在成了村民搞运输、发展农副产业的致富路。

让村民们“口袋有钱”是黄英杰时时刻刻思考的事情,他发现核桃效益好,也适合当地种植,便通过协调农村信用社为农户担保贷款40多万元,集中进行核桃育苗,再把苗木提供给村民。然而,村民的兴致并不高,不愿意栽种,“核桃收益周期长,短时间内挣不到钱。”

黄英杰并没有被难住,和村“两委”班子成员商量对策后,第二天,一块写着“种活了不要钱,种死了要给钱”的牌子立在了核桃地里。

他站在田埂上朗声高喊:“乡亲们,核桃结果了,收益都是你们的,苗木也不要钱,要是种坏了,不仅挣不到钱,苗木的钱也得出!”听他这么说,村民们一下子有了干劲,热火朝天地种起了核桃。

3年后核桃挂果,亩均收入近千元。2013年挂果率达到了100%,林果业成了村里的支柱产业。

2008年黄英杰走马上任,村里有75户贫困户,2017年底全村实现整村退出。十年间,家家住新房、户户通水电,村子的变化翻天覆地。

冰雹持续了20分钟,眼看着马上就要收获的农作物,颗粒无存。村民们纷纷跑到黄英杰家里哭诉,一年的努力都白费了。那时,黄英杰知道他必须挺出来,帮村民们撑住,他大声地说:“有我在,你们放心!”

冰雹一停,他就带着村干部行动起来,一边给村民做心理疏导,一边发动全村展开自救,又拿出9万元购买地膜、种子等,鼓励大家重整旗鼓,全身心投入到玉米种植中。仅仅一个星期,全村5000亩受灾耕地全部种上了玉米,村民们又看到了希望。

村民的儿子车祸住院了,黄英杰二线万元医疗费;贫困户春耕没有钱,他自掏腰包买了种子和化肥送到家;特困户家的孩子交不上学费,他默默地承担了三年的费用……

眼下,村子已经没有贫困户了,黄英杰还在忙碌着:鼓励低收入家庭再就业,防止返贫;让农户参加技术培训,确保有一技之长;招商引资,发展好本村的产业;开展文化活动,促进乡村文明建设……就像他自己说的:“要忙的事情多着呢!”

原标题:《【脱贫一线党员风采】因为他,我们的生活都明亮了 ——记新疆麦盖提县库木库萨尔乡托万哈迪勒克村党支部书记黄英杰》

让“团结之花”在边疆盛放——记新疆麦盖提县托万哈迪勒克村党支部书记黄英杰

  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库木库萨尔乡托万哈迪勒克村(以下简称“托村”),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全村208户村民中,有203户是维吾尔族。然而,这群维吾尔族乡亲们却有一个汉族“带头人”。他就是托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黄英杰。

  在黄英杰带领下,这个昔日的贫困村,如今已通了柏油路,家家住进新房、户户通了水电,村民人均年纯收入从2008年的3300元增加到2019年的10460元。谈起村里发生的变化,维吾尔族乡亲们都说:“多亏我们的好书记黄英杰!”

  1990年,17岁的黄英杰在高考落榜后,跟随亲戚从四川老家来到新疆麦盖提县打工。他至今不能忘记:“刚来村里时,我很穷,乡亲们送我吃、供我住,这恩情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1997年,在托村村民的帮助下,黄英杰顺利承包了80亩荒地,还被允许缓交租金。“更让我难忘的是,老党员买买提·吾守尔从银行贷款1600元给我用。”黄英杰说,这笔钱算是他发家致富的启动资金。

  在托村安下家后,头脑活泛的黄英杰不断在沙漠上种树、垦荒,一点一点将沙漠改良成耕地。到2005年时,他手里已经有了300亩土地,每年收入约10万元,成为托村的富裕户。

  扎根托村的日子里,黄英杰与维吾尔族乡亲们互帮互助、不分彼此,结下了深厚的情谊。2006年,乡亲们推选热心能干的黄英杰做村委会副主任。当时,村干部的月收入不到100元,家人和朋友都认为这个差事钱少活多,都劝他不要接。但黄英杰二话没说就走马上任了,他说:“做人不能忘恩,从乡亲们那儿欠下的情,我要涌泉相报。”

  当时,村里生产条件很差,基本没有大型农机具,农产品增产增收一直存在困难。为此,黄英杰向亲戚朋友借钱,带头购买一辆东风104大马力拖拉机和一辆504中型拖拉机,帮助有需要的村民开展农业生产犁地、耕种。

  多年来,托村村民大都以种植棉花为生,棉花收成直接关系到家里的光景。黄英杰积极向村民宣传科学种田相关知识,讲解棉花生长过程中科学施肥的重要性。在他的带动下,村民们开始学着在棉花地里施用化肥,当年亩产就由原来的200公斤增加到260公斤。

  2008年,作为村里的主心骨,黄英杰毫无争议地被村民们推选为托村党支部书记。

  上任后的黄英杰,没有辜负群众的信任。他始终认为:“做好群众工作,就是要实事求是,为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着想。”

  当时,村里水利基础设施比较落后,农田灌溉用水严重不足,黄英杰下定决心改变村里的灌溉窘境。为此,他积极争取乡党委、政府帮扶政策,得到9万元资金支持,加上村民筹集的部分资金,确保了水渠修建工程顺利开工。工程竣工后,彻底解决了5200亩耕地浇水难的问题。

  村里的路坑坑洼洼,载重4吨的拖拉机最多能拉出去1吨货物。深知“想要富先修路”的黄英杰,于2011年在村里发起了募捐倡议,并亲自带头捐款5000元,其他村民也捐了起来,很快凑齐了5万元修路款。2012年6月,一条帮助村民致富的柏油路终于修通了。

  为村民增加收入,一直是黄英杰心心念念的事情。2009年,他发现核桃市场需求量大,而且符合当地种植条件,便积极向村民推广,并协调农村信用社为农户担保贷款40万元。通过3年努力,全村的核桃种植面积达到3800亩,2013年挂果率达到了100%,林果业成为村里新的支柱产业。

  现在,黄英杰又把庭院经济建设作为改善居住环境、节省生活开支、增加农民收入的重要举措,按照“前院、中园、后圈”的模式,引导扶持村里低收入家庭发展庭院经济、精品果园和畜牧业。

  心怀对乡亲们的感恩之情,黄英杰把村民当成了亲人,只要群众有困难,他都会想方设法帮助解决。

  村民吾斯曼·斯依提的儿子出了车祸,黄英杰不仅包车把伤者送往医院,还垫付了7000元医药费;左拉古·阿布拉家有两个孩子在乌鲁木齐上学,春耕又赶上开学,一家人陷入困境,黄英杰又爽快地帮他家解决了3200元的生产资料……村民们说:“黄书记为村民做过的好事,多得如同道路两旁的沙枣花,数也数不清。”

  在解决群众问题上,黄英杰坚持“一碗水端平”甚至“心眼偏向群众”。管水、分水是“大事”,就是要让群众先浇,党员干部后浇,而黄英杰总是最后一个;发放扶贫资金,落实惠农政策更是“大事”,黄英杰带着村干部挨家挨户看实情,征求意见,保证让最需要的人先得实惠。

  黄英杰用点点滴滴的努力,赢得了乡亲们的信任与爱戴。2016年,黄英杰当选库木库萨尔乡副乡长兼托村党支部书记。得到消息后,村民们纷纷跑去向村主任依明·买买提说:“如果调走黄书记,我们可不答应。”

  作为一名基层党员和村党支部书记,黄英杰用赤诚和奉献架起了民族团结的连心桥,让“团结之花”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生根发芽、绚丽盛放。

弗洛里安·托万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弗洛里安·托万,1993年01月26日出生于奥尔良,法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司职前卫。

  北京时间8月20日凌晨,英超纽卡斯尔联俱乐部官方宣布22岁的法国小将弗洛里安-托万正式从马赛转会加盟,并与喜鹊签署一份为期五年的合同,合同期到2020年夏天。据英国媒体猜测托万的转会费约为1200万英镑。

  22岁的法国边翼弗洛里安-托万出自格勒诺布尔青训,2010-11赛季17岁的托万就进入格勒诺布尔一队,仅仅一个赛季后就转会巴斯蒂亚。2011年转会巴斯蒂亚后他成为一名颇受关注的新星,也开始在法甲联赛崭露头角。

  2013年对托万是戏剧性的一年,2013年1月托万以350万的身价与里尔正式签下一份为期四年半的合同,但当时的转会合同中他将代表巴斯蒂亚踢完赛季后在2013年夏天再转会里尔。不过半年后,他没有代表里尔踢一场比赛就转会法甲豪门马赛,以1500万欧元加盟了这个法国老牌俱乐部。过去两个赛季托万代表马赛联赛出场67场打入13球。托万虽然还未入选过法国国家队,但他在法国U18、U19、U20和U21等历届青年国家队都有过效力。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 · 一线调研⑧】托万亚巴格村:土地上迸发脱贫力量

【新闻手绘】4月28日,在英吉沙县乔勒潘乡哈萨克拉艾日克村,村民阿卜杜如苏力艾力正在整理自家电子商务店里的土特产品。记者木合塔尔艾皮热作

新疆日报讯(记者刘翔约提克尔尼加提孙韵吕伊晗报道)一条带状的芦苇荡,将英吉沙县乌恰镇托万亚巴格村“包”得严严实实。4月底,从高处眺望,村子宛若一片苍翠欲滴的嫩叶周围镶了一道边儿。

要在前几年,托万亚巴格村可没有这一碧万顷的光景宽窄不一的田垄子犹如一道道刀刻的裂缝,将土地切得稀碎;不同种类的庄稼,零零散散地分布其中。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村民拥有的全部,都依靠土地生发。光阴流转,托万亚巴格村的土地,养活这里的许多人十分费力,村民脱贫的脚步受到土地的牵绊。

热孜古丽卡斯木,家里有1.5亩地,分散在3个不同地方,光浇水施肥就累得够呛,一年到头收益有限,也就赚些辛苦钱。努热拉古丽图尔贡,家中种了4亩麦子,种好了一家5口刚刚够吃;种不好,口粮都悬乎。

农民的土地少而零散,既不利于规模化种植,也无法挖掘土地潜力。局限的地块与局限的产量,将托万亚巴格村锁在贫困之中。而农民也习惯了依靠各自的土地勉强过活,因为有地在,总觉得自己走不开。

如何突围?“土地流转是一条路。”2017年,喀什地区教育局驻托万亚巴格村杨明经过深入调研,决定大胆尝试。

万事开头难,不过这项工作的开头,却难了整整一年一头,是农民对土地的依赖情结;另一头,是现代农业的集约、高效。两者相撞,火星四溅。

村里的致富能手苏力坦马木提萨迪尔,一手出色的泥瓦活在库尔勒每月能挣4000元以上,可当家中麦子要收割时,他不惜旷工大老远地跑回家。结果麦子没挣几个钱,工资却扣了不少。他的理由是:“我的地,就得我来收。”

农民对土地的情感,朴素中带着些许执拗。一次次与农民的沟通,也让杨明明白,农民把土地紧紧握在手中,本质上是在意地里的粮食,无论产量多少,这是农民心中的根。

2018年初,工作队和村“两委”将目光瞄准了村内江格尔片区一处地势平坦、树木较少、方便规整的农田。为保证农民的粮食“基本盘”不动,托万亚巴格村对江格尔片区农民流转的每亩地给予100公斤麦子、100公斤玉米的“分红”,当然也可“折现”。农民把土地流转给合作社,合作社再与想租地的农民、种植大户签约,发展规模种植,整个过程公开透明。

经过技术员的指导培训,江格尔片区高标准农田由4名贫困户种植管理,仅工资一项,就足够他们脱贫。在机械化、规模化操作下种出的麦子、玉米颗粒饱满,产量和质量较以往均有了很大提升。丰收之时,前来合作社分红的村民排起了长队,个个喜笑颜开。

看到了江格尔片区的变化,村民们对土地流转的态度也渐渐从抵触到理解、接受。心怀对土地的眷恋,人们缓缓转身。因为他们知道,要摆脱贫困,从土地上要效益,这一步必须迈出。

到2019年,托万亚巴格村对村内的绝大部分土地完成了整合,每家农户所拥有的土地从之前的若干小块变成一个集中连片的大块,由合作社统一种植和管理,根据农作物品种,对村民流转的土地划分出不同的“分红”标准。

1230亩果园连片而起,核桃皮薄仁饱,杏子脆甜可口;293座拱棚连绵成片,辣椒、小白菜、西红柿等蔬菜陆续采摘上市。

天天在拱棚内忙活的阿依谢姆古丽阿卜杜瓦斯提自从将家中的3亩地流转之后,便来到这里“上班”。“每个月工资1000多元,加上年底土地分红近2000元。依靠这两份收入,今年脱贫稳稳的。”她充满信心地说。

眼下,托万亚巴格村一产就业人数达到114人,如阿依谢姆古丽这样的“双薪族”不在少数。

不仅是土地,托万亚巴格村还将林果、牲畜等也按照同样的模式进行了流转,成立了养殖、林果合作社,促进农业产业化、规模化、专业化发展,带动贫困群众在合作社就业增收。

原本被土地禁锢的托万亚巴格村,又以土地流转脱胎换骨,步履之间,迸发出无穷的脱贫力量。

2018年,托万亚巴格村村民工资性收入占总收入的41%,2019年这个比例上升至56%。

工作队与村“两委”思路明确,土地流转只是手段,把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促进就业才是目的;“分红”只是锦上添花,增加工资性收入才是实现稳定脱贫的好路径。

更多从土地中、圈舍里走出来的农民,生活拥有了更大的可能性。要变“可能”为“确定”,就需要给予他们更多的就业机会。

木材加工合作社成立了。热孜古丽再也不必在3块地里奔波,土地流转后,她在合作社学习木材加工技术,就近就地上岗。合作社做出的沙发、梳妆台、茶几很受欢迎,热孜古丽每个月能挣3000多元。

家门口建起了生产手套的村办工厂,吸纳全村126人就近就业。原本就有缝纫“底子”的努热拉古丽图尔贡靠着娴熟的手艺,用了不到3个月时间就成为小组长,2500元的月工资,吃穿不愁,时不时还能带着全家一起“下馆子”。

致富典型苏力坦马木提再没有旷过工,工地冬休时,他回村发挥榜样作用,收了一帮徒弟,手把手教他们泥瓦技术,鼓励他们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现在,村里已有109人离开村庄出去打工,实现了稳定就业。

甩掉穷帽子,还能再搞些啥?杨明细细寻思着怎么才能把村里能用的资源都利用好,能挖的潜能都挖出来。边走边想,不知不觉走到了村头的芦苇荡。

今年5月初,托万亚巴格村依托芦苇湿地资源打造的养鸭合作社正式“亮相”。随着1000只鸭、1000只金定鸭陆续入棚,鸭产业雏形初现。村里又有一批劳动力走入合作社,成为养鸭人。

至此,托万亚巴格村有劳动能力的769人全部实现就业。今年,全村工资性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预计达到60%以上,村民脱贫底气十足。